學生風采

首頁 > 學生風采 > 正文

學生風采

周紀冬:經紀山川,歷冬而春

時間:2019-06-19

——專訪光華管理學院本研校友、耶魯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周紀冬

夏天的陽光直直地鋪照在身上,遠處是博雅塔,湖畔已是年復一年的翠綠,周紀冬站在光華新樓的露臺上,身影融在這番景色里,相機定格下了這一刻。

周紀冬說,自從畢業后便忙于各處奔波,求學求職,幾乎難有機會回燕園。此次回來光華學術交流,短短兩日,講座間隙在校園里走一走,變化很大,但隔了十數載光陰的青春記憶卻愈發鮮活。

周紀冬如今在耶魯大學任教,從事應用經濟學理論相關的研究,是一位頗有學術前景的青年學者。經濟學于他而言,既是一份能為他帶來頗多成就感的工作,也是一片讓他能夠更好地認識與理解這個世界的透鏡。在形而上的觀照與具體的實踐間執中而求,周紀冬向著學術的高峰不斷進發。

 

六年磨劍,燕園一夢

 

四年本科,兩年碩士,六載燕園歲月成為周紀冬在學術上生發的源點。

“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大師之謂也。”周紀冬感慨說,在北大上過大師們的課才真正理解何謂大師。周紀冬清楚地記著光華創始院長厲以寧教授講授外國經濟史的課堂,提綱挈領,透古通今。課上厲老師講到自己著寫的關于“英國病”的書,周紀冬讀后甚為感嘆,此書不僅觀點獨到,梳理嚴密,而且語言也極為漂亮,不冗不余,足見厲老師文字功底之深厚,“這樣的功底是他們那一代知識分子的儒雅,令我望塵莫及。”周紀冬贊嘆說。大一時他還選修了中文系錢理群教授有關中國現代文學史的通選課,以此敲開了自己精神世界的大門。“課程中錢先生講魯迅先生的銳利和批判,啟發我也養成了自我剖析和反省的思維習慣,使我從一個只知道考試的傻學生變成一個愿意反躬自省和具有人文關懷的人。”這種批判性思維對他的影響也貫之學術與生活的各個方面。

“就知識層面而言,我在這里受到的學術啟蒙和訓練深刻地影響了我之后的研究方向與方法。”周紀冬說,他猶記得自己大三時修了由當時的年輕教員馬捷老師講授的《產業組織理論》這一課程,其中講授的博弈論基礎知識常用常新,至今受用。并且,周紀冬在他學術研究中也繼承了恩師衣缽。

雖然在北大光華求學的時光已相隔多年,但周紀冬說,那時光華的課程設置已頗具前瞻性,與西方先進教材和課程設置接軌,注重學生的思維訓練和技能夯實。周紀冬說,無論是遠渡重洋求學還是在海外執教,他總是習慣帶著當時用過的一些教材,時常翻閱參考。那些陳舊的書頁穿透時光,以篤定而理性的姿態賦予求知者知識的力量。

大四時,周紀冬任課程助教,因此有機會跟著老師做一些研究,朦朧中,周紀冬越發覺得學術研究與自己脾性相合,在老師的鼓勵和自身的努力下,周紀冬開啟了學術之路,從燕園出發求學英國再到美國,追求學術的腳步從未止息。

 

深耕書齋,海闊魚躍

 

既在北大求學多年,又在海外高校深造數載,如今在海外高校執教,得益于四處求學的經歷,令周紀冬在學術耕耘中能夠擁有多元的能力和多方的思路。求學燕園讓他打下了深厚的學術基本功,在此基礎上,學會去發問,去靠近問題本身,去找到思維的突破點,猶如一顆顆種子播撒,經汗水澆灌,學術的良木蓬勃繁茂……

在2009年,也是博士后第一年,周紀冬與導師合作首次發表了自己的論文,此后他的文章已在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Econometrica,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等多個國際頂尖期刊上發表,可謂是厚積而薄發。目前他還擔任了包括RAND Journal of Economics在內的幾個國際一流產業組織期刊的副主編。

談及自己尋找研究選題的過程,周紀冬坦承這并不容易,毫無疑問是對學術挖掘能力的一項深刻考驗。“在博士前兩年修完課程后,第三年我開始找研究題目,每次花兩三個月的時間確定一個題目,有時辛苦論證一番后發現價值不大后就要及時停止再尋找新的方向,這一過程還是相當苦悶的,但在經歷這樣的‘折磨’后,最終找到值得深入的方向時,那樣的成就感也是無與倫比的。”

這種學術上的成就感是周紀冬在學術道路上不斷前進的重要動力之一。或是徜徉于浩瀚的文獻之中,縱有毫無頭緒的苦悶,但某日靈光乍現,從中找到別人沒想到或尚未解決的問題加以研究,“好似是在幫助拓展著人類認知社會的一絲絲邊界”;或是從書桌抬眼望向身邊的日常,睿智的思緒總能捕捉到生活和社會里的細節,從柴米油鹽走向書桌,建模,推演……為自己的觀察“自圓其說”,給生活做了一番獨特的注腳,亦在時光的褶皺里藏下別樣的印記。

談及此,周紀冬分享了自己曾經在Management Science上發表的一篇論文,這篇文章雖不是他最好的發表成果,但卻是研究靈感來源于生活的一個好例子。某次,妻子告訴他,同一商品在不同超市的促銷方式存在很大差異,同樣是給予優惠,有的商家可能選擇打7折,有的卻傾向買三送一,還有的則選擇給予積分返點。這一現象引起了周紀冬的思考:如果消費者是絕對理性的,從而可以精確計算價格,那么不管促銷方式如何,他們只會聚焦于最優惠的商品,那么為什么還會存在花樣繁多的促銷手段呢?從這個疑惑出發,他開始嘗試搭建研究模型,假設市場上有兩類消費者:一類是不會被迷惑的理性人;另一類則是容易受迷惑的非理性人。再去研究他們的消費行為如何受到促銷手段的影響,商家由此的收益會有怎樣的不同。通過這樣的模型搭建,周紀冬的論文發現,在市場競爭中,企業的定價未必要低于競爭者的定價,但可以選擇與競爭者的促銷手段有所差異,這樣也會吸引消費者,獲得收益。而傳統的反壟斷政策和競爭性政策會認為,企業數量越多,競爭越充分,對消費者就越有利。但從這篇文章搭建的模型來看,當企業數量更多時,可能會發展出更多更復雜的方式來迷惑消費者,市場價格反而可能更高。因此,僅僅靠引入更多的企業競爭者,并不一定能解決市場效率的問題。

“從生活中的問題和思考出發,通過自己的學術能力去為這些思考做出自己的解釋,這也是做學術的一種樂趣所在。”周紀冬說,經濟學為人們提供了一種看待社會較為嚴謹、合理的視角,從這個視角出發,日常瑣碎里也別有一番新奇。

 

最好的學術發表在未來

目前,周紀冬的研究領域集中在信息搜尋、多產品的中介、行為和有限理性經濟學以及產業組織等方面。未來的研究則可能涉及網絡平臺、信息和機制設計、反壟斷政策。

作為一名經濟學理論方面的學者,他擅長提出理論模型,對現實世界進行歸納和探索。經濟學的魅力,周紀冬總結說,在于它既可以成就自身呈現社會哲學家的風格,從現實世界中跳脫出來,思維天馬行空;也可以呈現為社會工程師的風格,聚焦實用性,躬身求索。經濟學正是兩種傾向的結合體,既去做些“無用”的理論構想,又切實關注社會經濟發展的脈絡,去幫助制定規則政策,提高市場效率。執中平衡,不驕不躁,周紀冬在經濟學研究的道路上篤定前行,他說,一路走來,學術于他已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也非常享受這一過程。

縱然周紀冬目前的學術發表已是碩果累累,但他總是謙遜地表示,目前的發表文章中沒有令自己完全滿意的,未來還有很長的路的要走,“The best is yet to come.”談及未來,周紀冬期待自己能寫出更具原創性的、對社會有所裨益的、即使很多年之后也仍有人關注和討論的文章,如此方可稱自己一輩子沒有白做學術研究。

 

*本文由光華校友》雜志采訪及撰稿作者王虔琳、劉美惠

 

 

 

分享

郵箱:[email protected]

郵編:100871

咨詢電話:010-62747014 / 7015

聯系地址:北京市海淀區頤和園路5號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1號樓206室

?2017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65075-1

时时开奖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