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與發展

學術光華:諾貝爾經濟學獎與能繁母豬保險隨機實地實驗

時間:2019-10-18

豬肉保衛戰、貴州小縣城、諾貝爾經濟學獎、隨機實地實驗.....這些看似并無直接關聯的元素,在北大光華應用經濟學系教授陳玉宇與其他幾位教授的研究中卻得以融合。

這一切要從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說起。

阿比吉特·班納吉、埃絲特·迪弗洛和邁克爾·克雷默,三位經濟學家因“在減輕全球貧困方面的實驗性做法”獲得本次經濟學獎。消息一出,令經濟學界頗為振奮。

時間拉回至10年前,在貴州省畢節市金沙縣近500個村莊里,北大光華陳玉宇、蔡洪濱、周黎安以及賓夕法尼亞大學方漢明等幾位教授完成了他們的研究。

這是世界上首個運用“隨機實地實驗”方法,探索小微保險政策對生產行為因果效應的研究。相關結果已于2015年在國際頂級期刊《經濟與統計評論》上發表。

這項研究,只是光華學者運用國際前沿的研究工具和方法,做出具有國際影響力成果的一個縮影。在光華,學者們遵循國際最高的學術標準,運用隨機實地實驗等科學方法,扎實研究中國問題,并結合大數據、AI、產業互聯網等前沿內容,做具有國際水準的中國學問,不斷拓展知識邊界。依托“光華思想力”這一思想平臺, 未來還將有更多思想成果產出,進一步支持經濟與社會的發展。

C位獲獎者

陳玉宇分析,本次諾獎獲得者的研究主要有三方面的貢獻。其一,這標志著發展經濟學家們不再熱衷于為落后國家開出整體發展戰略的藥方,而是更具體地來看待一個一個富有建設性的減貧政策。其二,“隨機實地實驗”的方法對經濟學領域內的因果推斷方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其三,他們的研究得到了廣泛的認可,極大地影響了其他學科,也影響了發展中國家的政策研究機構和扶貧機構,給全球數以億計的貧困人口帶來了希望。

而前一次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發給“貧困”問題,已是20年前。

陳玉宇分析,“二戰”以后,總體上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的差距不是在縮小,而是在增大。全球還有六、七億的人口生活在溫飽線之下,更有1億兒童因營養不良而發展遲緩。在全球經濟面臨衰退、貧富差距不斷增大的今天, 諾獎的頒布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三位得主都是發展經濟學領域的領軍人物。

為幫助欠發達國家掙脫貧困枷鎖,以往的發展經濟學家們往往針對這些國家提出整體發展戰略,有人提出搞工業化,也有人提出搞出口導向型經濟、搞進口替代等等。方法雖多,但爭議不斷。爭論的焦點便在于,沒有人清楚這些戰略,對這些國家到底有多大作用。

幸運的是,改變正在發生。

在三位諾獎得主以及經濟學家們的努力下,近20年來,發展經濟學不再盲目熱衷于宏大敘事,去開出整體“藥方”,而是更具體地去看待一個又一個富有建設性的減貧項目和政策,涉及教育、健康、小微金融、學校管理、政府治理等方方面面。這些更小、更精確、更易于把握的問題,又通常可以通過在受影響最大的人群中,經過精心設計的實驗來得到最好的效果評估。

比如,在印度,諾獎得主的一項直接研究成果,讓500多萬印度兒童受益于學校有效的補習輔導方案;在肯尼亞,他們發現打蛔蟲能避免孩子們互相傳染疾病,提高集體出勤率,最終帶來了世界上6000萬孩子得到免費的驅蟲治療......

在研究方法上的革新,讓發展經濟學煥發生機,也讓減貧更“接地氣”。

他們采用的最核心的方法就叫做“隨機實地實驗”,也就是“隨機田野實驗”。為得出一個政策對經濟的因果性影響,經濟學家像自然科學家一樣,將實驗對象隨機分為實驗組和對照組,通過實驗干預和一段周期的觀察,找到兩組之間的差異。隨機分組保證了這些差異都可以歸因于干預措施。

宏大命題,往往更需要在細微處著力。

陳玉宇認為,這種方法就像強有力的武器和工具,它讓數以千計的扶貧政策的結果得以量化,極大地影響了其他學科,也影響了發展中國家的政府和扶貧機構,得到了廣泛認可。并且,未來它還有更大的潛力,去進一步改善世界上最貧窮人群的生活,去改變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現狀,進而為全球經濟增長提供更多可能。


隨機實地實驗

隨機實地實驗,早在10年前那場豬肉保衛戰中就得以應用。

2007年,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藍耳病讓中國養豬業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創。在中國,能繁母豬的小規模散養方式增大了其患豬瘟的可能性,從而造成母豬死亡率較高。這對于貧困地區的農民來說是很大的風險。在豬瘟流行期間,國務院出臺政策鼓勵農戶養母豬,主要方法就是向農戶提供有政府補貼的保險,農戶只需支付其中的一小部分。但是農戶仍然面臨一些風險,因此投保意愿不高。那么,通過鼓勵政策來提高參保率會有怎樣的效果?

陳玉宇與幾位教授,用隨機實地實驗給出了一個答案。

他們將貴州省畢節市金沙縣的480多個村莊分為三個組:對照組、低激勵組和高激勵組。他們通過為鄉村畜牧工作人員(這些人有責任鼓勵農戶投保)隨機地提供不同的業績激勵方案,來操控農戶的投保率。這樣,“投保率”就成了一個外生變量。

經過長達兩年多的觀察,他們發現獲取正規的小微保險能夠影響農民的生產效率和經濟發展。結果表明,鼓勵更多農戶投保,能夠顯著地提升農戶養殖母豬的數量,且不會減少其他牲口的養殖數量。此外,這種正向的激勵效應在此后幾年都依然有效。

這一實驗結果,對于地方政府鼓勵出臺激勵農戶投保的政策,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相關結果也發表在國際頂級期刊《經濟與統計評論》(The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上。該期刊由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主辦,擁有100多年的辦刊歷史,主要刊發實證經濟學中最重要的文章。

同樣的實驗方法,在陳玉宇的另一項研究中也被應用。

2013年開始,陳玉宇教授的團隊與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合作,在重慶與寧波兩地共選取1872例60-75歲“慢阻肺”患者,通過隨機分組接種疫苗的隨機實地實驗方法,經過近3年的跟蹤調查以及計量分析,得出了接種疫苗在樣本人群中的成本收益比:花1塊接種疫苗,能為老百姓省下十幾塊錢的醫藥費。這一數據放置于數以億計的人口中,將節省巨大的醫藥費用。

此次調研與分析,也是學界為政府制定政策提供科學依據的一個很好的案例。

陳玉宇認為,隨機實地實驗是值得借鑒的,可以推廣到更廣泛的政策應用上。當然,它也有一定局限性,需考慮成本和可操作性。比如,要研究國有企業對一國經濟的影響就無法使用該方法,研究者無法將全世界的國家分成幾組去做對比實驗。

雙管齊下

當諾獎花落脫貧,國內經濟學界也在沸騰,更有人爭議:貧困問題不是靠隨機實驗來解決的,中國的脫貧路徑更值得研究。

在陳玉宇看來,這兩者并無矛盾,更不沖突。

中國“脫貧攻堅”的成績舉世矚目:改革開放以前,按照人均每日1美元的支出,中國有7億人口處于貧困線。1981年至2015年,中國累計減少貧困人口7.28億,這一數字比拉美或歐盟的人口還要多。十八大以來,打贏脫貧攻堅戰更成為一個硬目標,到2020年必須完成。中華民族千百年來的絕對貧困問題有望得到歷史性解決。

在國內,經濟學家們普遍認為,中國的減貧奇跡表明,要想解決發展中國家的問題,必須造就持續的經濟增長,進而帶來貧困的大面積降低。這是中國版的“減貧故事”。

陳玉宇認為,諾獎得主們的研究與中國增長故事不矛盾的邏輯在于:如果我們能有更多針對性的政策,尤其是對特殊地區、特殊群體的貧困人口,通過隨機實地實驗給予更多可以量化和細化的政策,中國或許還能取得比現在更大的成就。

這種“不矛盾”還體現在幫助全球脫貧問題上。

盡管中國甚至包括印度的經驗都顯示了經濟發展的重要性,但要實現持續的高增長并非易事。它有賴于強有力的政府領導,穩定的社會秩序和市場經濟,進而制造經濟活力,讓數以億計的人群卷入到經濟發展中,去做貢獻的同時,分享經濟發展的成果。

“需要兩種方式雙管齊下”,陳玉宇分析,對于發展中國家來說,諾獎得主們的隨機實地實驗能讓他們獲得更多更好、更具體的減貧政策。此外,還需要讓這些欠發達國家在自身以及國際社會的努力下,更好地學習中國經驗,進行制度創新,啟動經濟騰飛和增長。

陳玉宇建議發展中國家抓住“一帶一路”倡議提供的機遇。在這項倡議背后,中國的意圖就要幫助這些國家,為他們長期經濟增長奠定基礎,去解決基礎設施以及相關技術問題等,為經濟持續增長服務。世界銀行集團近期發布的研究報告也顯示,“一帶一路”倡議全面實施可使3200萬人擺脫日均生活費低于3.2美元的中度貧困狀態。

世界貧困現象終將如何改變?

陳玉宇是樂觀的:通過內外部合力,扎實推廣每一項富有成效的減貧政策和項目,學習最先進的減貧經驗,如果這些發展中國家能夠擺脫“二戰”以來經濟增長緩慢的局面,在全球范圍內取得更豐碩的減貧成果將指日可待。

陳玉宇,現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應用經濟學系教授,并擔任北京大學經濟政策研究所所長。2014年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杰出青年獎,并入選2016年度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他致力于經濟發展和生產率、人力資本和增長、健康和污染、行為經濟學與勞動市場、收入分配、地區差異等領域的研究。他的研究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報》(PNAS)等國際學術雜志。曾獲得教育部高校社會科學優秀成果獎二等獎, 厲以寧研究獎、北京大學優秀教學獎,多次獲得光華管理學院教學優秀獎。

相關鏈接:

陳玉宇:中美貿易摩擦對中國就業影響究竟有多大?

陳玉宇:認清政府工作報告背后的經濟邏輯 |光華@兩會

陳玉宇:讀懂中國經濟,必須理解戰略機遇期的機會在哪里 |光華@兩會

北大光華陳玉宇:中國人口結構變化,對經濟增長有哪些影響?

分享

?2017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65075-1

时时开奖软件